• 完结《丫头,我错了,你回来好不好》乔浅黛霍明澈小说免费阅读全集

    “少主,少夫人她…抑郁症加重…崩溃自尽了,葬礼明日举行…”...

    完结《丫头,我错了,你回来好不好》乔浅黛霍明澈小说免费阅读全集

    《丫头,我错了,你回来好不好》乔浅黛霍明澈

    “少夫人,已经死了。听说是监狱里晕倒,送到医院治疗的时候,在医院里自杀死了。”

    “这…这是死亡证明。”

    “怎么会。”霍明澈也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太过夸张,他烦躁的扯了扯领带,淡淡到:“你知道的,她最喜欢用苦肉计了。”

    “她骗了所有人,但是骗不了我。你等下帮我转告她,我以后回去监狱看她的,让她不要再耍这些手段了,很烦。”

    “…”江皓阳脑袋忽然空白,他抿着唇,不知道说什么好,犹豫了半响,才小声道:“少主,少夫人真的……”

    江皓阳的话音未落,霍明澈瞬间捏着桌上的咖啡杯,狠狠朝他砸了过去,“砰”地一声,杯体立刻裂碎。

    江皓阳瞪大了双眼,瞧着霍明澈狠厉的模样,他几乎吓软了腿。

    “我TM不说说了那只是乔浅黛惯用的手段!她怎么会死!”霍明澈控制不住涌动的情绪,低沉的嗓音几乎是用全部的力气吼得!

    第二日。

    “少主,你真的不去少夫人的葬礼么?”江皓阳站在霍明澈的身边,忍不住的问了句。

    霍明澈正要打开文件,他的指尖一顿,一双阴鸷的眼眸看向他。

    “少主,对不起,是我逾矩了。”江皓阳见他的神情,立刻弯腰道歉。

    霍明澈皱着眉,似乎有些不耐烦,声音淡淡,“我才不会上乔浅黛的当!这个把戏她玩不长的,等过两天她会出来的。”

    “少主……”江皓阳欲言又止。

    “江特助,是不是非要吧你的嘴巴封住才肯闭嘴?”

    江皓阳是真的不明白,所有人都知道少夫人真的已经死了,骨灰都在今天正式下葬!

    少主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少夫人真的自杀死亡了?

    他不是一向都讨厌少夫人到极点么,死了岂不是更得了他的心意?

    “少主,有件事情我想……”

    霍明澈低下头,又重新看着文件,他的耐心显然用到了极致,指了指办公室的房门,冷声命令,”滚出去。

    他的声音透着十足的冷酷,江皓阳不敢有丝毫优于,他直接将口袋中的黑色盒子放在了霍明澈的办公桌上,匆匆说道:“少主,这是我今天早上收到的快递,上面写着让我转交给你。”

    然后他以闪电的速度离开了霍明澈的办公室。

    办公室又恢复了一片乔静。

    霍明澈盯着那黑色盒子许久,他烦躁的又拿出来烟盒,直到又抽完两根烟之后,他才决定打开。

    里面放置的是一只手环。

    他当然知道这不是一只普通的手环,这是摄像手坏。

    然后,霍明澈将手环内的所有内容,全部拷贝到了桌上的笔记本电脑里。

    他想要打开那些视频,可是有那么一刹那,他的心脏在飞速的跳动,修长的指尖竟然在不断颤抖着。

    这仿佛是潘多拉的盒子,一旦打开,他将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。

    ——————

    夜。

    夜渡酒吧,人声鼎沸。

    乔浅黛紧紧闭着眼,深吸一口气,猛地将一杯450ml的白兰地直接灌进了胃里,刹那,她觉得有一团火焰顺着喉咙里蔓延开来。

    紧接着耳边传来一阵真嬉笑作弄的声音。

    “霍夫人就是不一样!酒量果然厉害!真给你老公面子!”

    “来来来!霍夫人,不如再喝几杯……”

    乔浅黛呛得咳嗽不断,眼泪横流,忍下所有的屈辱,她强打起精神,看到如众星捧月般的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,单手搭在沙发上,另一只手握着高脚杯,一双沉得如夜幕的眼睛淡淡的望着她。

    乔浅黛清楚,霍明澈因为工作原因常年熬夜,胃本来就不好,不能喝刺激性的烈酒,所以每次参加商业宴会或者聚会,都是她主动挡下所有的酒。

    她的付出从来没有换得霍明澈一丝一毫的温柔,纵然被再多的人恶意灌酒,霍明澈从来都不会为她说一句话,似乎这一切都仿佛与他无关,他冷漠的就像是看着一位陪酒公主。

    乔浅黛吸了吸气,顺手又接过别人递过来的两杯酒,一口气又吞了下去。觉得自己胃快要绞成一团,纵使经过三年的历练,习惯了酗酒,也到了极限,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。

    霍明澈看了眼手表,时候不早了,准备起身离开,可是蓦然发现,口袋里的车钥匙不见了。

    乔浅黛发现了,轻声道:“我帮你放在了你黑色手提包里。”

    霍明澈脸色阴沉,“以后别随便碰我的东西,我嫌脏。”

    乔浅黛脸色刷的一下惨白。结婚三年,如果不是家族规定,在公众场合,她必须伴霍明澈左右,给媒体营造一种良好的家庭氛围,要不然霍明澈根本不屑与她有一丝一毫的接触。

    时间即到,霍明澈就要离开,对他而言,和乔浅黛多呆一秒都是一种煎熬。

    霍明澈步伐快速地走出了包厢。

    乔浅黛踉踉跄跄的跟了上去,终于在酒吧走廊的尽头追上了霍明澈。

    乔浅黛忍住了心底的委屈,“明澈,你今晚也喝了点红酒,不能开车。否则会造成安全事故。”

    “安全事故?”霍明澈薄唇轻勾,不屑的冷哼一声:“我看和你在一起才会造成安全事故。”

    一个女人,处心积虑的把自己妹妹的男朋友抢到手,费尽心机将她赶到了国外,乔浅黛的城府到底有多深?

    霍明澈的眼神清清淡淡的落在她的身上,看似柔弱无骨的乔浅黛,在他眼里就是现代流行白莲花的代表人物。

    霍明澈向来冷峻,对于不放在心上的人向来一个字都懒得说,但是今天,明显被乔浅黛的多此一举而激怒,对着已经头疼的一塌糊涂的女人冷言,“你知不知道,你每次和我说话,我都觉得无比恶心。”

    醉意上涌,乔浅黛的身子抖得如筛糠,但她头脑非常清醒,这不是霍明澈的玩笑话,而是每个字纯粹发自内心的感受,他觉得她虚伪、做作、甚至恶心。

    霍明澈见乔浅黛的脸色更为苍白,下一秒就像是要晕倒,他才觉得心情舒畅不少,嘴角立刻挂上了满意的笑容。

    霍明澈抬起腿,正要离开,乔浅黛的声音在他的背后缓缓响起:“不管你相不相信,我还是要说,她的离开不是我造成的。”

    “对,不是你造成的!你只是利用奶奶对你的疼爱,让奶奶赶她走。”霍明澈语气惯有的嘲讽,“这招借刀杀人,用得还真是妙啊,我都必须向你讨教。”

    乔浅黛迫不及待地解释道:“奶奶也是为了保护你才让云欣离开……”

    霍明澈迅速打断乔浅黛的话,眼角已经浮现出一丝戾气,“我劝你,最好不要再提起她的名字!因为,你、不、配。”

    最后三个字,他咬得极重。

    乔浅黛闭了闭眼,硬生生将眼底的雾气逼了回去。生日的这天,换来的是丈夫对她的一顿羞辱。

    到底还要自取其辱多久?

    乔浅黛的眼神温柔,看向霍明澈,语气淡淡:“你记得我的生日么?”

    霍明澈不屑,乔浅黛的生日?他当然不记得?

    乔浅黛惨淡一笑,她在霍明澈的脸上已经看到了答案,她缓缓道:“是今天。”

    “所以呢?”霍明澈不耐烦地回道:“想要生日礼物?”

    乔浅黛点点头,从包里抽出一份文件,是离婚协议书,在走廊灯光下异样扎眼。

    “陪我吃顿饭,这个就给你。”

    霍明澈皱着眉,深沉的墨色,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。

    第二章 放过彼此

    乔浅黛仰着头,认真仔细打量着比他高了足足大半个头的男人。说来可笑,他们结婚整整三年,她陪他参加过无数次的宴会聚会,却从未单独和霍明澈吃过一顿饭。

    那就,趁着这个机会,好好的和他吃一顿饭,记住他的样子。

    然后,彻底离开,重新开始生活吧。

    乔浅黛已经累得无法再维持这段婚姻了,一腔爱意早被他的冷酷无情磨得一干二净,被他伤得透彻,疼得已经用语言无法形容。

    霍明澈也凝视着乔浅黛,似乎在考虑这话其中的真实性。她向来低调,总喜欢站在人群的角落里,也不擅长打扮,竟然没有发现,乔浅黛其实很美,身材凹凸有致,甚至,比电视上当红女演员还要漂亮几分。

    至少,不会让人觉得倒胃口。

    如果,乔浅黛不是阴险歹毒的女人,他或许,不会像现在这么讨厌她。

    霍明澈的脑海里,忽然浮现出一个单纯无邪女孩儿的笑容,他心底那股莫名的情绪立即烟消云散。

    “你就这么龌龊?既然想走,还要特地恶心我?”霍明澈脸色阴鸷,像看垃圾的眼神一样看着乔浅黛,唇角更是带着极具讽刺的意味。

    “是啊,就是想恶心你!这三年你从来不让我好过,就算我要离开,我也不会放过你!”乔浅黛心已经凉透了,已经不畏于霍明澈的任何话,眸子死死地盯着他看。

    果然,乔浅黛的挑衅迅速激起了霍明澈的怒气。

    霍明澈一把将乔浅黛抵在墙上,双手紧紧拽着她的衣领,沉沉的眸子就像毒蛇一般瞪着她,一字一顿,怒道:“你想死,是不是?”

    霍明澈,霍明澈……

    乔浅黛咬着牙,恶狠狠地道:“你必须陪我吃这一顿饭!否则,我这辈子都不会和你离婚!你也别想和她在一起!”

    乔浅黛没有再忍让,既然是唯一一次可以和他共进晚餐的机会,她怎么会放弃?怎能放弃?

    最后,霍明澈妥协!

    乔浅黛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,笑得是这个男人终于点头答应她吃顿饭,哭得是他真的舍不得让她受到一丝的潜在伤害。

    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宠那个女孩了。

    霍家别墅,王管家接到了电话通知,立刻安排司机将他们送到了林轩阁。

    已经深夜。

    餐厅内却一片灯火通明。

    乔浅黛与霍明澈面对面坐着,服务生很快上了一桌子的招牌菜,乔浅黛一个劲得往霍明澈的碗里夹菜。她知道,这是她最后一次照顾他了,想好好珍惜这次机会。

    霍明澈的耳边传来是乔浅黛不停絮絮叨叨的说话声音,他听得很烦躁,眉头直皱。

    突然,天空划过一道闪电,紧接着一声巨响,雨随之飘落,越下越大。

    乔浅黛身子抖了抖,睫毛轻颤,双手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想着:“宝宝,这是我们一家三口吃的最后一顿饭了,你好好看看你爸爸的模样。”

    乔浅黛知清楚,按照道理来说,霍明澈绝对不会碰她的!可是那天霍明澈喝醉了,嘴里一直喃喃着那个女孩的名字,阴差阳错的和她发生了关系!如果被他知道,这个孩子是绝对不会让她留下来的!

    “明澈,当年的事,真的不是我做的。对于你,我从来问心无愧。”乔浅黛抬起头,迷恋的看着霍明澈,想深深记住他的样貌。

    饭罢,乔浅黛将离婚协议书放在了桌子上。

    “再见,你自由了。”乔浅黛推开椅子,直接往餐厅的门口走。这一次,她没有回头。

    霍明澈不屑地勾起唇角,眼神鄙视地看着乔浅黛,玩欲擒故纵的把戏,还真是和她虚伪至极的女人很配。

    霍明澈嘴角一如既往挂着讽刺的笑意,随手打开了文件,“乔浅黛”三个字蓦然映入了他的眼帘。

    他的目光猛地一滞。

    “很好,乔浅黛。”

    霍明澈狠狠地将那份协议摔在了桌上,想起刚刚那个女人决绝的模样,他一股陌生而疯狂的心绪快要在胸腔中破土而出。

    第三章 惊雷雨夜

    乔浅黛离开餐厅,对着狂风暴雨的夜晚,惨淡一笑。她慢慢地转过头,看着倚在窗旁的修长身影,当年满怀期待和憧憬嫁给他,最终还是以悲剧收场,或许,这就是所谓的命运。

    他和她,永远不可能的。

    她再怎么努力,也找不到通往霍明澈心底的路。

    “少夫人,这天气不能出去,你还是......”王管家看到乔浅黛伤心欲绝的面孔,他忍不住劝说。

    夏天的暴风雨说来就来,高端的餐厅位置都相对偏僻,再加上时间已晚,路上是不可能有车的。

    “我,要踏出第一步。”乔浅黛看向满脸担忧的老人,终于撑起伞,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。

    “少夫人......”王管家看着乔浅黛缓缓消失在雨幕里,心底猛然有一股不安的感觉,于是,他又跑去了霍明澈的身旁,低下头,声音颤着:“少爷。”

    霍明澈没有说话,他只是冷冷地看了王管家一眼。

    “少夫人,她......出去了。你也知道,少夫人最怕打雷天气了,我担心她会出事,您还是去看看.......”

    霍明澈的眉间满是戾气,眸色越来越沉,“想耍苦肉计?”

    “少爷,少夫人完全不像是假的.......”

    “我的事情需要你多嘴么?”霍明澈的声音很低又冷,听得是王管家双腿在打颤,不敢再多说话。隐隐得,霍明澈只觉得心里那股烦躁情绪越积越深,为了得到他不择手段的女人,可能放弃霍夫人的地位么?

    他不信,或者说,他并不愿意相信。

    乔浅黛不知道走了多久,身上的衣服早已被倾盆大雨淋得透湿,紧紧的贴在身上,她冷得发抖,可是,身上的冷哪里抵得上心里凉。

    霍明澈的不管不问,让她已经彻底看清楚了事实。他们真的结束了,永远不可能有机会在一起。

    一道闪电劈下来,雷声轰鸣。

    乔浅黛吓得立刻蹲在了路旁的角落里,任凭雨水更猛烈地打在她的身上,眼泪混合着雨水不停地往下落。

    从小她真的太怕打雷了,根本没办法继续走......

    忽然,一道刹车声划破了天际。

    乔浅黛缓缓地抬起眸,眼中闪过一丝亮光,是霍明澈的车。

    心里迅速略过一丝狂喜,霍明澈根本不知道,他随便的一个举动足以让她所有的心理建设全面崩盘。

    原来,他还是在乎她的,他知道她怕打雷的。

    乔浅黛的嘴角忍不住勾勒起来,像是有什么包袱在心底卸了下来,整个人都轻松不少。

    “霍明澈。”乔浅黛刚说出这三个字,立刻就晕了过去。

    霍明澈没有下车,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。可能,是为了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在耍花样,也可能,是怕她会在路上出事。

    雨中的女人,迟迟未动,就像是安静的婴儿,躺在了地上。

    霍明澈一言不发,只是瞳孔微缩,他立刻打开车门,不顾狂风暴雨的踏步走了出去,立刻将乔浅黛抱在了手上。

    霍明澈低着头,手上的女人冷得没有温度,乔浅黛紧紧闭着眼睛,像是要死了一般。

    霍明澈的眼中闪过一抹复杂,乔浅黛,是和他来真的?

    他不敢再耽误,立即重启车子,向着霍家别墅疾驰而去。

    第四章 期望失望

    乔浅黛睁开眼睛,看着眼前熟悉的卧室,她愣了愣,忽然看到了窗户旁边那一道修长的身影,眸间闪过一丝亮光,“霍明澈?”

    乔浅黛不敢相信,昨晚真的是霍明澈把她带回来了么?

    她那时看到的,不是幻觉?

    “今天云欣学成归国,乔家会给云欣办归国宴,云欣说也想见见你这个久未谋面的姐姐。”霍明澈看着乔浅黛,眼睛里带着几分嘲弄。

    乔浅黛的脸色煞白,整个身子如秋叶般瑟瑟发抖。

    原来,是他心爱的女人回来了,是乔云欣要见她。所以,他才会把她找回来。

    她还真是自作多情啊。

    竟然会以为,这个男人会担心她?

    乔浅黛不禁苦涩一笑,斩钉截铁地回道:“我不会去的。”

    她不想回乔家,也不想见云欣,更不想看到自己妹妹和自己丈夫浓情蜜意的模样!

    霍明澈转过身,他对她的厌恶从来都毫不掩饰,看着她,就像是穷凶恶极的杀人犯,“乔浅黛,你还真是用心良苦。”

    乔浅黛垂下头,紧紧捏着身下的床单。

    “我警告你,云欣说想要见你!不管你愿不愿意,都必须去。因为,你欠她的,这辈子都还不起!你必须给她道歉!”

    霍明澈的冷音,无疑是世界上最凶狠的利刃,直接插入乔浅黛的心脏,痛得她喘息都困难。

    “道歉?你觉得我会么?”乔浅黛惨然一笑,但眸底尽是坚持,她没有错,就算全世界都不相信她,但是她从来无愧于心!

    “我没有做过的事,我为什么要道歉?”乔浅黛一字一顿,说得十分认真。

    “乔浅黛!”霍明澈被乔浅黛的话激怒,他紧皱眉头,走到乔浅黛的面前,扯着她的衣领,“为什么你还这么好好的活着?云欣要在国外受整整四年的苦,你的良心就不会不安么?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?”

    标签:

    《丫头,我错了,你回来好不好》乔浅黛霍明澈相关小说

    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