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全集小说】《满眼春风百事非》言晏孟耀庭齐佑诚

    只见,孟耀庭推门走进寝殿,神色冷凝,浑身像是裹着寒气。...

    【全集小说】《满眼春风百事非》言晏孟耀庭齐佑诚

    《满眼春风百事非》言晏孟耀庭齐佑诚

    突然,外间响起了脚步声。

    言晏愣了愣,难掩欢喜地抬眸看去。

    定是他回来了!

    只见,孟耀庭推门走进寝殿,神色冷凝,浑身像是裹着寒气。

    言晏看见他,瞬间被欣喜淹没:“阿庭,你总算回家了。”

    说完,她才注意到对方的脸色,笑意不由得一僵。

    “回家?”孟耀庭微微扬眉,径直走到床边,语气同神色一样冷,“我只是来同你和离的。”

    言晏的笑容彻底僵在脸上。

    “……你不要开这种玩笑。”过了好久,她才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,“这一点也不好笑。”

    她仔细地看着对方的神色,想从他的脸上找出丝毫玩笑的痕迹。

    可惜,她没能找到。

    成婚这么多年,她太了解他了,他这表情,代表着认真。

    “我没有同你玩笑。”孟耀庭居高临下地看她,从袖中取出一张纸随手扔向半空,“即刻收拾好东西,今晚便搬出去。”

    言晏猝不及防地被纸打到脸,取下一看,上面的“和离书”三个大字,就像一只大锤,狠狠地砸在她的脸上与心窝。

    言晏只觉得心中疼痛万分,便是她当年上阵杀敌负伤,也没有这样疼过。

    她的声音颤抖着:“为何?”

    孟耀庭沉默一瞬,道:“我爱上了一个女人,要娶她。”

    言晏痛苦地闭上眼,满心凄凉:“是你从江南带回来的祝明月吗?你将她养在外间还不够?孟耀庭,当年你我成婚时,你的承诺,都忘了吗?”

    当年,是孟耀庭主动求娶她的。

    他曾同她承诺,要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,绝不二娶,更不纳妾。

    曾经的浓情蜜意尚在眼前,可这个男人怎么就变了呢?

    孟耀庭拧眉,避而不答,只道:“本王不会让阿月做外室。”

    本王?

    现在他已经要和她这样撇清关系了吗?

    “那我呢?”言晏愤怒地坐直,眼底燃起怒火,“你只在乎你的祝明月是吗?那我呢?你我这么多年的感情又算什么?”

    “……是本王对不住你。”孟耀庭眼中闪过一丝愧疚,道,“但你出自言氏名门,自幼出色独立,就算没有本王,你也能过得很好。可阿月不同,她柔弱不能自理,若是没有本王,她会活不下去。”

    “哦?”言晏怒极反笑,口不择言,“可她在遇见你之前不照旧活得好好的……”

    “啪!”地一声,言晏被打得脸重重地向一边,整个人像是僵住了,迟迟没有动弹。

    寝殿空寂一片。

    孟耀庭声音响起,冰冷含怒:“言晏,你不该这样诋毁阿月。”

    言晏,阿月。

    这称呼上的亲疏显而易见。

    那一巴掌打得言晏突然冷静下来,心中有个地方仿佛空了,冷风呼呼地往里灌,却再无知觉。

    “我不会同你和离的。”

    言晏捂着脸回头,抬眸同他对视,那双眼漆黑,仿佛没有一丝光亮。

    她一字一句道:“你我是陛下赐婚,和离等同抗旨。就算陛下宠你,也容不得你这般放肆!”

    言晏是言大将军的嫡女,曾为国上战场厮杀过,立下赫赫功绩。

    当年,她同靖王孟耀庭的婚事办得很大,举国皆知。

    他们要是和离,那是打陛下的脸!

    孟耀庭越听脸越黑,到最后,反而笑了:“若是无因无由,我自是休不得你。”

    “可你嫁我七年,一无所出,还不允许我纳妾。无子,善妒,哪一条我休不得?”

    仿佛有人拿着刀插进心脏里肆意搅弄,疼得言晏几近崩溃,泪流满面。

    当初相爱时,是他主动许诺不二娶不纳妾,也是他让她先不要生的。

    如今他不爱了,就成她善妒了?无子也成她的错了?

    “那真是让你失望了。”言晏声音颤抖嘶哑,喉咙干涩得像是能磨出血来,“你休不掉我了,孟耀庭。”

    “因为……我有身孕了。”

    第2章

    孟耀庭脸色骤变,不敢置信地道:“怎么可能?我分明……”

    “怎么不可能?”言晏见他反应,就知道他并不想要这孩子,不由得惨然一笑,“当年你说,女人产子是一道鬼门关,要我先不急着生子,等到准备好再说。”

    “你离京南下后,我自认准备好了,便断了避子汤。”

    到后来,她越说越怒:“你若是不信,大可以去请太医来给我诊脉!自己算算日子!”

    这话掷地有声,孟耀庭像是承受不住她这怒意,向后退了一步。

    半晌,他恼怒地一挥袖:“罢了!我靖王府又不是养不了闲人!你既不愿和离,那就搬到别院去住,免得日后碍我与阿月的眼!”自那夜孟耀庭离去后,言晏就被迫搬到了府中一偏僻废旧的别院里,甚至不被允许出门。

    孟耀庭也没有再来见过她。

    言晏独自一人在别院养胎,只有婢女阿园照顾她。

    “小姐,咱们回言家吧。”阿园拎着饭盒回到别院,为言晏摆上饭菜,生气道,“老爷夫人定心疼您的遭遇,会为您讨回公道,您何必在这里受窝囊气!”

    阿园同言晏一起长大,还作为言晏的副将上战场厮杀过,说是主仆实是战友、姐妹。

    所以阿园在言晏面前从不遮掩什么,说起孟耀庭的坏话也不怕。

    言晏闻言只是笑笑:“这是我自己的事,何必去让爹娘兄弟烦心。”

    “何况……回去找爹娘又能如何?”言晏说得风轻云淡,心中却沉重苦涩,“以他们的脾气,要是知道了我的遭遇,定会上门来闹。靖王府不比别家,是正经的皇室府邸,靖王又圣眷正浓……”

    “他们若是上门闹事,那是大不敬。”

    “那又怎样?”阿园不解,“咱们为陛下征战沙场那么多年,劳苦功高,此事又是王爷理亏,陛下不会动咱们的。”

    “陛下是不会动言家,可……”言晏说到一半,突然噤声。

    可陛下又不是什么宽广性子,心里都记着呢。

    言家征战沙场多年,是劳苦功高,可多少也有些功高震主了,实在不宜再生事端。

    她身为言家女儿,出嫁后就再未上过战场,给爹娘兄弟助力,如今断不能给家里添麻烦。

    阿园不懂,有些难过:“奴婢是心疼您。”

    她们家小姐是多惊才绝艳的人物啊,提枪策马,杀敌无数,以女子之身坐稳将军之位。

    她的世界本该在天地之间,庙堂之中,而不该困于后院的一亩三分地,更不该被负心人折辱得移居别院,给那外室让位!

    言晏见她几要落泪,心中有些好笑,哄道:“好了好了,不哭了,不就是在这里憋久了吗?今天我就带你出去玩玩,散散心。”

    阿园恼了:“我又不是为了出去玩……”

    言晏逗她:“真的?那我们就不去了?”

    阿园一愣,顿时松口:“哎呀,那,那还是要去的,小姐您可是一言九鼎,不能言而无信!”

    言晏失笑。

    如今,阿园是她身边仅有的欢乐了。

    作为一名将领,要从一座生活了多年的府邸中偷溜出去,是极容易的。

    言晏先前一直安分地被关在别院,只是因为她懒得起争执而已。

    到街上,她俩给自己买了个帷帽戴上,开始瞎逛。

    突然,言晏盯着街边的某间店铺,不自觉地停下脚步。

    那是一间首饰铺子,孟耀庭和一粉裳女子并肩而立。

    他手中执着一支发簪,神色温柔又专注地为那女子戴上。

    掌柜在一旁吹捧:“这发簪戴在夫人头上可真好看,这位郎君,就给自家娘子买下吧”。

    女子羞红了脸,道:“他其实……”

    孟耀庭却已经搂住了女子的腰,轻笑道:“这发簪我家娘子戴得的确好看,包下吧。”

    轰──

    仿佛天边响起惊雷。

    言晏愣愣地瞪着店中的那两人,迟迟回不过神来。

    那女子生得美貌无双,杏眼桃腮,螓首蛾眉,十分秀雅清艳。

    但最可怕的是,她同言晏,有八分相似!

    言晏不禁想起从前,她与孟耀庭初见,孟耀庭眼里突然绽放出的光。

    她记得,初见后,孟耀庭就像着魔似的追求她。

    她记得,孟耀庭最喜欢看着她的脸,夸她美丽。

    他说她最美的模样,便是含羞垂首时。

    他说喜欢她笑,连笑都有要求。

    他说她穿粉色最美,要她天天穿给他看。

    他的要求那么多,全部汇总起来,足以将本就八分相似的人变成十分相似!

    第3章

    他的要求那么多,全部汇总起来,足以将本就八分相似的人变成十分相似!

    言晏浑浑噩噩地站在原地,好像有人握住了她的手,声音颤抖着说,“小姐……我们走吧。”

    另一头,孟耀庭同祝明月出了铺子,走向另一边,全然没注意到身后两个戴着帷帽的人。

    他柔声道,“还有什么想要的?”

    祝明月神色顿时黯淡下来,眼中哀愁一片:“我想要的,你难道不知道吗?”

    孟耀庭顿住,心疼又愧疚:“对不起,阿月,是我对不起你。当年你被贼人绑离京城,可我却以为你已经……是我没守住当年同你的承诺……”

    标签:

    《满眼春风百事非》言晏孟耀庭齐佑诚相关小说

    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