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晋朝最强屠夫完整版全文阅读 冉闵石涂 大结局

    今天为大家推荐的小说叫做《晋朝最强屠夫》,故事中的主角是冉闵石涂,最开始看这个小说有点难以想象故事竟然是以这种方式展开的,情节跌宕,小说剧情会如何发展呢?值得推荐。“张四方,你再说一遍,下面抢营的,就只有冉闵,带着三十个人?......

    晋朝最强屠夫完整版全文阅读 冉闵石涂 大结局

    “张四方,你再说一遍,下面抢营的,就只有冉闵,带着三十个人?”石涂的眼神有些愤怒,或者说,他是很担心。

    “是二十八个,将主身边,只有二十八个战士。”

    “嘭!”

    张四方整个人突然向后飞了出去,而原本站在张四方身后的几个黑衣战士纷纷跳了起来,伸手拔刀,一时间,“哐啷”声不绝于耳。

    “好胆!”

    石望猛然跨出一步,原本在后背上的铁胎弓张如满月,沉重的铁箭奇迹般的搭在弦上,而在石望身后,二十个弓箭手也逐渐将箭头瞄准那些拔刀的黑衣人。

    石涂并没有亮兵器,一脚将张四方踹飞之后,他双手负在身后,眼神冷冷地盯着正从地上爬起来的张四方,“你就是这样当亲兵的?把自己的主将丢在下面,跟敌人厮杀,自己爬上山来?”

    张四方嘴角抽搐着强直身体从地上爬起来,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望着石涂:“石涂将军,我们出发的时候总共有三十人,请您睁大眼睛数一数,我们现在还有几个人?将主的话,我不能不听,你以为,我张四方,还有这些兄弟们,都是贪生怕死之人?”说到此处,张四方右手一摆指向西方,那绝壁的方向,“那里有四根绳索,山脚下没有燕狗,却有我十八个兄弟的尸体,十八个!”

    十八具尸体,加上眼前的十二个人,十二个身上差不多都带伤的战士。石涂不是没有感情的石头,他脸上的伤口在抖索,他的双刃矛,也在呻吟。他狠狠地转过身,不让手下看到自己的表情,一个十八岁的小男人,没有冉闵那种活了二十多年还穿越了一次的灵魂作为支撑,他无法自如地控制自己的情绪。

    长长地吐出一口气,石涂身体的颤抖慢慢的减弱。

    山下,第一场混乱已经结束,而整个燕军大营里流动起来的火把,像是交错的几条河流。

    “燕狗们在做啥?”石望的眼神有些迷茫,他指着下方的燕军大营,道:“将军,你看,燕狗们好像是在封我们下山的路。”

    石涂转过头,一瞧山下的阵仗,点头道:“没错,他们是在封路!哼,慕容熙这个胆小鬼,居然还把大量的士兵收缩到他的中军帐里,是担心我们会行斩首战术吧?这个窝在大棘城里没上过战场的窝囊废。窝囊好,窝囊好啊,他一收缩,闵儿那边的行动就更安全了!”

    看到燕军的行动,石涂也不敢再耽搁,他让张四方等人起身,并命令石望陪着张四方,按照冉闵的计划,通过落凤山后面的悬崖,利用张四方带上来的绳索,先将伤兵和一部分步卒进行转移。绳索的数量是有限的,想要将伤兵和一半步卒转移,需要的时间无疑会很长。石涂这是早做准备,虽然张四方说冉闵会带队冲击燕军大营三次,但石涂希望在两次之内就能做好准备工作,当冉闵第三次冲击燕军大营的时候,他能够配合冉闵,从山上发起冲锋。而三百强弓手是不会跟着张四方转移的,他们会紧紧地跟随石涂,配合冉闵,执行下一个计划。

    然而就在石涂筹划大计,分派命令的时候,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    “石涂,你不会是想带人去冲击下面的燕军大营吧?皇上将这三千士卒交在你手中,可不是让你像丧家犬般夹着尾巴逃跑!我们后赵的脸,都被你这个狗杂种丢光了!”

    说话之人,正是石虎安排在这支队伍当中的监军,后赵石家的亲属石镐。

    胡人好战,就连石镐这种皇亲国戚想要给自己弄点功绩,都只会想到冲锋陷阵,在这一点上,确实比很多汉家皇朝子弟强过百倍。但胡人轻视汉人却是不可更改的事实,尤其因为石瞻的关系,导致石涂很受石虎亲睐,让诸多石家子弟看不顺眼,其中就有这个石镐。

    刚刚石涂跟张四方交谈的时候,石镐并非不在现场,他虽然没有出现在石涂等人面前,却是躲在一隐密之处偷听,等到张四方等人离开,石涂身边几乎没有一个亲信的时候,石镐才跳了出来。

    石镐是不怕石涂的。纵然石涂号称“万夫莫敌”,那也仅仅是对于普通汉人而言。石镐无论身高体重都不输石涂,双臂有力,善使一对重达五十斤的开山斧,上阵杀敌也是个好汉。

    “监军大人,既然皇上将这三千士卒交在我手中,我想的自然是如何将这三千士卒最大限度的带回去。而今燕狗围困,难道监军大人您还有什么好方法不成?”

    “带回去?哼,我看见的,却是你跟你那个狗杂种弟弟串通一气,明明下面燕狗势大,你不坚守待援,反而想要冲杀!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?石望那个杂种,一直把你的战马照顾得好好的,老子还没有吃豆子,你的战马就能够吃豆子!好计划啊好计划,石涂,我命令你,现在就把军权,给老子交出来!”

    石镐双斧出手,两道寒光,在石涂面前骤然闪亮。石涂眉头微微一皱,两眼望着石镐,右手中的双刃矛仍旧杵在地上,纹丝不动。

    双斧未曾及身,就嗡然而止。

    “石涂,莫非以为老子不敢杀你?别以为你那个身份就能保命,说到底,不过是一杂种尔。你终究是个汉狗,杀汉狗,就跟切狗宰羊不差!说,这军权,你是交,还是不交?”

    面对石镐的步步紧逼,石涂眼神微微游离,发现周围的汉家步卒个个脸上愤慨,蠢蠢欲动。尤其是当石镐反复强调“汉狗”二字之时,那些士兵,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!

    这也是石镐此人胸腹城府,才导致他看不清楚眼前的形势。若是在襄阳城中,石镐就算是踩在汉家士卒头上撒尿,也不会有人暴起反抗,毕竟那里是胡人的天下,那里最犀利的武器,就是胡人。可这里不同,这里是瞬息万变的战阵,别说是他一个石镐,就算是石虎突然死在战场上,那也是正常的事情。

    所以此时若石涂一声令下,周边那些汉卒定然会群起而攻,将石镐瞬息斩作肉糜,可叹石镐仍不知此要害,还在石涂面前耀武扬威,他的皇家身份,让他自大了。

    但石涂心中却很矛盾。石镐轻易死不得!虽然石涂是石虎的干孙不假,但按后赵国军规,汉家士卒当中的胡人监军地位无比崇高,必须保证监军的安全,除非战至最后一人,否则监军死,则全体殉葬!虽然石涂手中这支部队已经折了一半,但还剩下一半汉家儿郎。如今石镐步步紧逼,若是将军权交出去,石镐必然不会同意配合冉闵行动,冲击燕军,但若不交,那石镐已然是亮了兵刃,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。

    “怎么办?”

    标签:

    晋朝最强屠夫相关小说

    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