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欺君不止我一个开始阅读

    在众多的古代类型小说中,乔不掉毛创作的《欺君不止我一个》或许不是知名度最高的一部,但是相信很多人一定听过南星风淮|南星风淮的名字,乔不掉毛牢牢抓住广大读者的心理,所写之文字字经典,值得推荐。这丫头是长公主和凌相爷的独女,虽只封了个县主,在宫中地位却高......

    欺君不止我一个开始阅读

    这丫头是长公主和凌相爷的独女,虽只封了个县主,在宫中地位却高得很。周边的女眷们都站在月瑶身后,没一个敢插话,如此对比,风淮就更显得势单力薄。

    月瑶很不好对付,软硬不吃,但我有一个绝招儿——她很怕我生气。

    于是我冷下脸,佯装发怒,冷冷敷衍几句就带着风淮离开。直到我们坐上马车,我才稍微松了口气。

    风淮看了我一会儿:「原来方才是装的。」

    我懵了一下:「什么?」

    「还以为你真为她说我那句生气了。」

    这句话不太好接,于是我从车座边上翻出包甜蜜饯儿递过去:「看这阵势,今个儿一上午不好捱吧?」

    「算不上。」他接过,却不吃,只是放在一边。

    风淮声音轻轻:「习惯了。」

    虽然「怜香惜玉」这个词儿用在这儿不太对,但此时,我还真对他生出一股子怜惜来。

    「你这过的都是什么日子?」

    有风吹开马车的布帘,阳光落在风淮的脸上。

    不得不说,这张脸真是好看,当得上「花容月貌」四个字。

    他眼也不抬:「你在看什么?」

    我笑笑,伸个懒腰:「今个儿天气不错。走啊,我带你去打马球!」

    5.

    难以置信,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人不喜欢打马球。

    一杆落下,我回头。

    很奇怪,之前余光扫过去时,我明明看见风淮在看我,但进球转身,我欢呼着望他,却看见他撑着脸在看远方风景,好像半点儿注意都没分给过我。

    我打着打着没了兴趣,本来是想带他来放松放松的,结果居然把人撂在那儿自己玩了起来,实在不合适。于是一局结束,我将马球杆递给个眼熟的公子哥儿。

    「不玩了,回家了。」

    说完,我就走向风淮。

    看台人多,我越过人群走向风淮,不料撞着个女子。

    「诶……」

    她惊呼一声向后倒去,我下意识一扶,她便顺势倒在了我怀里。

    「多谢小侯爷。」

    我瞧了她一眼,觉着有些眼熟:「是你?」

    那姑娘微愣,眼睫轻颤:「小侯爷知道我?」

    我诚实地摇了摇头:「不知道。」

    我只记得她常跟在月瑶身边,同我有过几次照面,具体是谁还真不清楚。

    标签:

    欺君不止我一个相关小说

    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