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法医王妃有点飒(唐九九曲天蘅)全文阅读

    小说《法医王妃有点飒(唐九九曲天蘅)》主要角色是法医王妃有点飒(唐九九曲天蘅),暗香近年写了不少佳作,《法医王妃有点飒(唐九九曲天蘅)》是里面较受欢迎的一部小说,用一个又一个的剧情章节让法医王妃有点飒(唐九九曲天蘅)的人设变得灵动又饱满,《法医王妃有点飒(唐九九曲天蘅)》穿来清朝,温馨基本上就绝望了!在这个清穿多如狗,主子遍地走,前有李氏恶虎拦路,后有年氏步步紧逼,还有福晋四处放火,想要安安逸逸的过日子,简直是难如登天。 论想要杀出重围,安稳度日,怎么破?在线等,挺急的。

    法医王妃有点飒(唐九九曲天蘅)全文阅读

    038:真不甘心

      “没有,四爷急着出门,听了耿格格院子里钱林的话,只说让苏公公去看看就走了。”

      赵宝来心里有些幸灾乐祸,他早就看不惯耿格格装腔作势,总是暗中给她们格格下绊子的事情。

      该!

      云玲手里麻利的给格格梳头,闻言就说了一句,“哎哟,耿格格怕是要失望了,这运气可真不好,偏赶上主子爷急着出门。”

      呵呵,病了也没能得主子爷怜惜看一眼。

      听着云玲的话,温馨真是哭笑不得。

      她身边的这些人,可比她还要记恨耿氏呢。

      “在外头不可张狂,这话以后不可随意说。”温馨轻声说道,“咱们这里准备妥当,今日要是出城,可不能耽搁了主子爷的时间。”

      “是。”赵宝来跟云玲都知道轻重,哪里敢胡闹。

      赵宝来盯着人收拾箱笼,云玲这里伺候好格格,这边院子里针线房那边送衣裳来了,满满当当的一箱子。

      刚好主子爷那里送了一辆马车来,根本不怕东西装不下的事情发生。

      这边热闹的收拾东西,耿格格那边就有些凄风苦雨的。

      箱笼倒是悄悄地收拾着,但是苏公公走之前那话说得模棱两可,他们主仆上下都悬着心,摸不清楚主子爷的意思。

      耿氏面色潮红的靠在软枕上,头嗡嗡的直响,苏培盛的话她听得明白,其实是让她留下来养病,养好病再跟上去。

      她总觉得自己这病来的蹊跷,可是昨晚上守夜的是秋菱,对她忠心的很,绝对不会做对她不利的事情。

      而且秋菱守在里面,外面还有钱林看着。

      可是那窗户确实没关好,耿氏饶是心机深沉,一时也想不明白到底哪里不对劲。

      “格格……”

      秋菱犹豫再三,还是开口劝道:“不如您还是先留下养病吧,至少先把身体养好,不然就真的这么跟上去,要是把身子熬坏了这可怎么办?”

      耿氏沉着脸不开口。

      钱林忙接了一句,“秋菱说得对,格格有句话说的,来日方长。再说了,您就算是在这里养病,主子爷回京的时候,总是要路过这里接着您的。届时主子爷知道您养病耽搁在太原府,心里只怕是会更怜惜格格呢。”

      耿氏知道钱林这话是哄她的,主子爷眼里除了温氏哪里还能看到她?

      昨儿个,主子爷真的带她出门了。

      她还有什么脸面?

      “去跟苏公公回一句,就说我疾病缠身不堪路上奔波,请主子爷垂怜留我在太原府养病吧。”耿氏说完就闭上了眼睛。

      苏培盛没把话说明白,不就是让她自己开口留下吗?

      真不甘心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四爷回来的时候面色不太好,只来得及跟温馨说一句,“让王德海带着你先走一步,爷随后赶上来。”

      温馨瞧着四爷的神色,这个时候也不敢问缘由,连忙开口应了,“是,那您路上注意身体,也不着急,慢慢来就是。”

      四爷抹了一把脸,看了温馨一眼,瞧着她一脸不安还强壮镇定,就伸手抱了她一下,“没事,去吧。”

      温馨就松口气,点点头,任由云玲给她系上披风,不舍得看了四爷一眼,这才转身走了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温馨坐着马车摇摇晃晃的往前走,出了城之后,在官道之外的小路上马车就不动了。

      亏得赵宝来这些日子献殷勤有了成效,得了苏培盛一句提点,马车里备了足足的热水跟点心。

      赤铜做成的中空水桶,里头续了厚厚的棉絮,外头又过了一层棉衣,早上热水倒进去,晚上还是温的呢。

      这东西还是主子爷特意给格格寻来的,昨儿个才到手,赵宝来跟云玲看着稀罕极了。

      这可是个好东西。

      “听苏公公说,等过几天更冷了,这里头就不能用棉絮,换上烧的红彤彤的银霜碳,这铜罐子里的水,到了晚上都是滚热的。”云玲笑着说道。

      温馨也觉得稀奇,所以古人的智慧真是不能小看,这东西她喜欢。

      “马车怎么停在这里不动了?”

      温馨赏够了铜罐,马车还是没动静,就问了一句。

      云玲就下车去打听,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,就道:“太原百姓听说圣驾回銮,齐集在行宫前恳求留驾数日,这会儿圣驾还没出城呢。”

      想起四爷之前的神色,温馨总有种不太好的感觉。

      这一等就是大半天。

      这大半天就得了一个消息,皇上将山西所属州县四十三年以前未完银两米草尽行蠲免。

      百姓直呼圣上慈悲,泣泪恭送圣驾离开。

      这一送就送出城几十里。

      康熙爷还赞了一句太原府百姓民风纯善。

      等到马车终于又滚动起来,她已经睡了一觉,正精神着呢,四爷上车了。

      温馨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挪挪身子靠过去,这都未时末刻了,再不起程天就要黑了。

      “爷,先喝口茶吧?”

      温馨倒了杯茶就递过去,瞧四爷这一脸风霜,一定是在圣驾外头站了大半天。

      四爷是真的渴了,连喝两盏,也顾不上是不是牛饮了。

      噶礼是皇上的心腹,故意弄些百姓摆出大架势肯留圣驾,是不是也是为了哄皇上开心?

      山西的问题一直都在,噶礼一下子把皇上哄开心了,这么多年的银两米草一下子全都蠲免了。

      皇上西巡,户部本就吃紧,现在又蠲免银两欠债。

      四爷心口突突直跳,他越来越看不懂皇阿玛的心思。

      想起直郡王今日在他们跟前意有所指的话,又回想起噶礼狂妄得意的笑容。

      四爷心头的火气怎么也降不下来。

      总有一日……总有一日,爷要这些小人付出代价!

      温馨看得出四爷心情不好,非常不好,就索性靠着四爷闭目养神,谁知道马车晃着晃着就把她晃睡着了。

      等到四爷这口气硬生生的咽下去了,想要跟温馨说说话的时候,一低头就看到温馨睡着了。

      又好气又好笑,真是个心大的!

      知道他心情不好,居然还真的就敢这么睡了!

      今日耽搁了大半天,今晚自然没有扎营露宿而是连夜赶路。

      终于到城里落脚休息,温馨等一众皇子及家眷自然是住在当地乡绅官员准备的房子里。

      这回温馨住的房子比在太原还要大,风景也更好。

      她这里还没收拾妥当,赵宝来就一脸诡谲的进来了。

      “这是怎么了?”温馨连日赶路闹得有些头疼,双手从铜盆里捞出来,由着云玲给她擦手。

      赵宝来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外头有人送来了几个美人,说是孝敬主子爷的。主子爷不在府里,那人就说请格格收下。”

    就知道了。

      这话是问耿氏,温馨自然不会插嘴。

      耿氏心里叹口气,面上却毕恭毕敬的说道:“多谢侧福晋惦念,是奴才坐车的时候贪看路上的风光不小心吹了风,主子爷仁慈不忍奴才拖着病体赶路,就留奴才在太原府养病。后在西安府驻跸后知道奴才大好,也是立刻派了人接了奴才去。”

      李氏本是想耿氏能借机攀咬温馨,没想到她却是把话都揽在自己身上,又扯出主子爷来,她反而不好借题发挥。

      若不是看着耿氏跟温氏还是一如既往的生疏,她都以为是不

    标签:

    法医王妃有点飒(唐九九曲天蘅)相关小说

    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