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(甜心娇妻,请小心宠)大结局更新

    主角是甜心娇妻,请小心宠的小说叫做《甜心娇妻,请小心宠》,是作者我的长枪依在的一部架空历史强国权谋智斗王侯小说,小说情节跌宕起伏,写得非常精彩,值得推荐,一起来阅读吧。名满京都的纨绔世子,万万没想到,自己绑架的绝美少女竟是......

    (甜心娇妻,请小心宠)大结局更新

     

      “你明明就是骗人,这世上哪有你说的那些武功,你不要以为我没练过。”

      何芊晃晃自己的剑,表示自己真的练过。

      “你还听不听故事了,想听就别插话,不然我不说了。”

      “你.......哼,不插就不插,有什么了不起!”

      小姑娘嘟起嘴不满的放下她的剑,比起斗嘴,显然听故事的诱惑力更大一些。

      金庸的小说是十分吸引人的,尤其是笑傲江湖的故事,引人入胜。它更加像一个政治童话,而不单单武侠。

      又说了一会儿,三个丫头听得入迷,说到令狐冲巧遇魔教长老曲阳时,

      何芊抬手道:“停,凳子有点凉,还有没有垫子,我想再要一个。”

      “秋儿,去给她拿一个。”李震开口。

      “不用,我自己去拿,你跟我说在哪。”

      李震奇怪的看了她一眼,没想到这丫头还挺害羞的,指了指里屋:

      “直走进去椅子上就有,不过那是我的屋子,你确定要自己去?”

      何芊没回答,起身沙沙踩着院子里的雪,一溜烟就跑进去了。

      “何小姐真大方。”秋儿一边用炭火温香茶和酒一边道,烤串和临时编制的烤架已经被下人撤走了。

      李震好笑的道:“她这叫看似大方,实则害羞,觉得总是劳烦你和月儿过意不去。”

      “那多不好,何小姐是好心的,就是人凶了一点,早知道我给她去拿好了。”月儿歪着脑袋道。

      “别,她这种性子让她自己去才是对她好,跟牛一样,倔起来拉不回头,但其实是温顺的动物。”

      李震一边说一边把酒杯递过去,秋儿为他满上。

      “世子怎么能说何姑娘是牛呢,小心她又生你气了。”月儿小声道,李震哈哈笑起来。

      不一会儿何芊出来了,怀里抱着三个垫子快速跑过来。

      “喏!”她伸手掏出怀里的垫子,一个递给月儿,一个递给秋儿。

      秋儿接过垫子想给李震,她立刻就不干了:“干什么,那是我给你的,又不是给他的!”

      李震好笑:“好了好了,秋儿你自己用,我不冷。”

      这下何芊才放下垫子坐下,把酒杯递给秋儿:“秋儿妹妹,我也要。大混蛋,那屋里挂的诗词是你写的吗?”

      李震摇摇头:“不是,秋儿写的。你说不定还没人家大,还占便宜叫妹妹。”

      “要你管!”

      小心思被戳穿,丫头不满的道:“我看也是,你一个无所事事的纨绔怎么可能写出那么好的字来,

      不过临摹的是陆前辈的诗词还算没到无可救药,至少心中还有家国,你接着说故事吧。”

      李震接着给三个小姑娘说接下来的故事,香茶暖酒说笑客,满亭皆是笑语声,

      冬寒被炭火御于几步之外,三人却都听得入迷了,慢慢沉浸在那刀光剑影,爱恨情仇的故事之中。

      .......

      天此时还未完全暗下,整个坤宁殿内灯火通明。

      坤宁宫地处后庭,乃皇帝寝宫,前堂也会被用于办公。

      吴皇后年过五十,岁月在她脸上没有留下太过明显的痕迹,她坐在皇帝身边,将累成一堆的折子看一遍,然后总略一些说给皇帝听。

      吴皇后本名吴怀薰,年轻时跟随父亲进京述职时遇到还是太子的皇上,两人算是一见钟情,之后太子主动提出迎娶。

      皇上和皇后的感情也一直不错,曾为皇帝诞下一子二女,长子李承社就是过世的潇王。

      “这些都是税收奏报,总的来说和去年差不多,也不用多看。”

      吴皇后说着把一大摞折子分出来,摆放一边。然后拿起其它折子看起来。

      皇帝看着足足高过案头一尺多的折子,一边看手中折子,一边摇摇头:“平日里不细看,没想到光是收成奏报就有这么多。”

      皇后白了他一眼:“可不是,这还只是五日之内到京城的,现在年关将近,更多的还在路上呢。平日里都是王越看了,写个简章略奏再给陛下看自然就少了。”

      “这几日辛苦你了怀薰。”皇帝伸手搂在她腰间。

      皇后一边继续看折子一边道:“你要是真心疼我就不该让王越养病,有他在,到这桌案上的奏折也会精减九成。”

      皇帝摇摇头:“我也不想,可现在我又不能出宫去,这时只有总理万事,才能快速熟悉全国境况,以备来年,我等了那么多年,决不能有失。”

      吴皇后放下手中奏折:“陛下非去不可吗,让冢道虞去不行吗?或者杨洪昭,上官哲........”

      皇帝只是轻轻摇头,搂她的手又紧了一些:“杨洪昭我信不过,上官哲也不行,冢道虞是最好的,或许比朕还好,可他年纪大了,经不起周折奔波。”

      皇后无奈的叹口气:“冢道虞年纪大,陛下就不大吗!”

      此话一出皇帝板起了脸,表情变得阴郁起来,过了一会又缓和了,摇摇头:“朕是年纪大了所以才怕啊。”

      “怀薰,也就对你朕才说说心里话,朕若是不再动一下,不再奋力一搏,任其自然,把江山基业交给后人,你说太子能守住吗?太子虽不是你亲生,但也多听你教诲,他有多少本事你心里应该清楚......”皇帝小声的说。

      皇后不说话了。

      “他若是潇王我倒放心,我就任其自然也不去折腾,安享天年,然后把江山社稷传给后人,可他不是!”

      皇帝忧心忡忡:“南方贼子今年四月还在作乱,北方辽人秋收之时南下屠我十二城百姓,魏朝仁一败涂地,如此内忧外患,若是交给太子,你说他有办法应付吗?”

      皇后也叹口气:“我不过是个妇道人家,只知道刀剑无眼,兵祸无情,我的亲生儿子已经死在战场上,我不想垂垂老矣之年丈夫也死在战场上,陛下你懂吗。”

      “我懂,但总有不得已要为之的时候。”皇上说着紧紧握住她的手。

      “说道承社我就想到星河了。”皇后道。

      “顽劣小子,若是能及得承社百之一二就谢天谢地。”提及李星河皇上显然不高兴了。

      皇后一边看折子一边道:“再如何顽劣也是承社的独子啊,在这世上承社就只剩这么点血脉了。”

      “天家无情,要怪就怪他生在天家,身为天家子弟不管是谁都要有一份担当,若是没有朕也会给他加上去。”

      皇上面无表情的道:“怀薰切不可再爱宠他了,不然假以时日都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子。何昭为首的朝中大臣参他的本子朕都看过一大堆,上次还差点把陈钰打死,若不是那时刚好辽人南下我以此推脱不处理此事,他怕是小命难保了!”

      皇后也无奈叹口气:“星河他六岁便无父无母,孤苦伶仃,再如何恶劣也只是个可怜孩子啊。

      若是当年承社不去镇边,不去平叛,有时间好好教他,想必也不会如此.......”

      听了这些,皇帝语气忍不住软下来,瞪着皇后道:“朕知道你想说什么......”

      “唉.......罢了罢了,直接宣他进宫也不好,会让人误会,这样吧,王越跟我说过几日会办一个诗会,

      他有个怡华园,园中梅花开得正好,邀我们去赏梅,还附了名表,里面就有星河。

      他身为臣子也只是走个过场,但这次朕就真给他个惊喜,到时你和我同去,就在那里见他一面吧。”

      皇后高兴的轻笑起来:“臣妾多谢陛下。”

      “好了好了,闲话说了那么多,接着看折子吧。”皇帝摆摆手。

      “好,这个是礼部呈上,是关于年终祭祀仪程的。”

      “他们都办那么多年了,自然不会出错,准了。”

      皇后把奏折递给皇上,皇上亲自提起案边朱笔御画,表示准行。

      “这个是羽承安要求严惩魏朝仁的奏表........”

      “一日一表,他还真有耐心啊,先放一边吧。”皇帝不耐烦的道。

      .....

      一早,听雨楼内。

      魏雨白和魏兴平刚刚落座,小二便放上一壶香茶,两个茶杯。

      魏雨白回头:“小二,我们不要香茶。”

      香茶精贵,寻常人家根本喝不起,她们这几日上下打点,到处送礼疏通,就连南下时骑来的马匹车具都当了,此时怎会喝得起香茶呢。

      小二笑道:“客官放心,我们听雨楼香茶都是免费的,来者是客,皆是上宾,我们只是略表敬意,二位尽情放怀,无须客气。”

      魏兴平惊奇的上下打量:“我说你一个店小二怎么这么能说会道,你们老板教的?要不也让他教教我。”

      小二一下子被问懵了。

      “兴平不得无礼。”魏雨白制止了他。

      “我只是好奇嘛......”

      “呵呵呵,没事没事,让两位笑话了,这是我家老板,我们世子教的!

      我只是个小二,只是觉得世子说得对,这么说周到一些。”小二哈哈笑道。

      “世子,李星河?”魏雨白问。

    呢?”

      何昭面无表情稳坐正中,看他脸色不好,旁边

    标签:

    甜心娇妻,请小心宠相关小说

    为您推荐